當前位置:首 頁法治典范 → 詳細介紹
法槌敲響和諧與公正――記廣東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黃學軍


  她37歲,已經做了10年法官,審理了2000多起民事案件,無一發回重審,無一超審限,無一錯案。她鍥而不舍地追尋的永遠是法的真義,讓“和諧、公平、公正”這一法的精神在每一個個案中閃爍出圣潔的光芒。她就是中國十大杰出法官之一、廣東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黃學軍。

  同命同價――給農民工真正意義上的平等

  2004年12月17日,在佛山打工的農民工小陳和小王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不幸身亡。一審法院依據農村戶口的標準,各判決死亡賠償金8萬多元,這個數字是具有佛山市戶口的城鎮居民賠償金的三分之一。兩位死者的家人提起上訴。當他們找到當地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張翊時,這位律師對此案基本不抱希望。其一,一審判決結果是當時全國法院普遍做法;其二,類似案件他也代理過,但從來沒有贏過;其三,在這之前,雖然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曾有過一個意見“受害人的戶口在農村,但發生交通事故時,已在城鎮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的,在計算賠償數額時按城鎮居民的標準對待”,但舉證到什么程度才符合規定,作為律師也難以把握。

  官司開庭,擔任這一案件審理的法官是黃學軍。法庭上,原告方提供了作為農民工在現實社會條件下所僅僅能夠提供的工廠證明信及暫住證,被告律師極力表達這一切都不足以證明事實。張翊和當事人都做好了此案件將極其艱難而漫長的心理準備。他們沒有想到,開庭后第三天,黃學軍法官便作出了終審判決:認定被告方提供的暫住證、工廠證明等證據與法庭調查的相關旁證相互印證,可以證明死者在城里工作一年以上,故死亡賠償金按佛山居民標準計算,每人由8萬多元改判為24萬多元。法庭為之震撼!此案死者家屬的委托人、農民工陳寅基說:“在很多人眼里,農民、農民工都低人一等,這個判決給我們農民一個好大的面子,它消除了對農民的歧視,給進城農民真正意義上的平等!”這個“開先河”的案子震動了佛山,乃至震動了廣東。原告的律師張翊說:“我敬佩黃法官,在一個關鍵的時間點,她的判決推動了國家法制的進步。”我們問黃學軍,你當時怎么就敢那樣判?她帶著一絲靦腆,聲音不高地說:“作為一個法官,我追求的不僅僅是法律程序的公正,我更追求事實的公正。公平正義是法律的靈魂,也是一個法官一生都應該追尋的最高境界!”

  快審快判――讓法律陽光盡快“療傷”

  2004年7月6日,年過40歲的江西農民劉小妹和丈夫一起來廣東佛山打工,她在一家五金制品廠找了一份勤雜工的活。一天下午,她在工作中,左手突然被滾壓機卷了進去,等工友們把她的手臂拉出來時,整個左手臂只剩下一點皮連著骨頭,在醫院住了兩個月零四天,被鑒定為六級傷殘。出院后,老板看她左手已經殘廢,便把她“炒”了,除了住院費以外,沒有再給她一分錢。劉小妹決定討個公道,這一討就是兩年。好不容易熬到仲裁委員會讓廠方賠償傷者5萬多元錢,可老板卻向法院起訴,把劉小妹告上了法庭,一審判決要他賠償,他又到佛山中級法院上訴。那些日子,劉小妹天天以淚洗面。她沒了工作,一家人全靠丈夫一個月幾百元錢的工資度日,家里的孩子要上學,這邊要跑來跑去打官司,身上常常沒有一分錢。到年底,別人打工掙了錢都回家過年,可她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年三十晚上,只有她和丈夫在冰冷的工棚里度過。她不知道,這樣的折磨還要有多久。

  2006年9月6日,這一案件二審開庭。律師小聲告訴劉小妹,主審這個案子的黃法官是全國優秀法官。劉小妹直直地瞅著法官席上那位比自己年輕許多、文文靜靜的女子,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法庭經過雙方陳述、辯論。休庭間隙,黃學軍走到劉小妹的面前,抬起她傷殘的左臂,用手輕輕地撫按著,不時地問:“痛不痛?關節能不能動?……”那一刻,劉小妹哭了。她受傷的手臂又黑又腫,別說別人,連她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更沒有人摸過,可黃法官卻這般待她。她沒想到,天底下還有這樣的法官!劉小妹沒有想到,第3天上午,她就拿到了判決書。兩個月后,她又真的拿到了全部賠償款。律師告訴她:黃法官特別關心你的案子,擔心工廠倒了老板跑了,兩次打電話,催一審法院抓緊執行,說今年春節,一定要讓劉小妹回家過年。黃學軍說:“提高司法效率,讓公正的結果盡快發揮其應有的價值,讓法律的陽光盡早褪去被傷害的痛苦,是一個法官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

  苦口婆心――讓調解成為實現公正的一片新的藍天

  2005年10月佛山中院審判樓前一片騷動,高位癱瘓的江西籍女子李敏(化名),被年過六旬的父親用輪椅推進了審判庭。3年前的一天深夜,在佛山一家飯店做服務員的李敏,騎摩托車下班回家途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下肢癱瘓。車禍發生后,飯店老板陸續承擔了一些醫療費,后來就沒有再支付任何費用。李敏是一個單親媽媽,有一個12歲的孩子需要撫養,日子過得非常艱難。于是,她到法院起訴,要求飯店承擔賠償責任。由于李敏的訴訟已經超過了勞動仲裁申訴時效,一審法院駁回了其起訴。李敏又上訴至佛山中級法院。黃學軍想:我不能無視當事人的苦楚,以簡單的法律條文為由,拒絕當事人的求助,簡單結案了事。她決定化解這起糾紛。當天晚上,黃學軍撥通了飯店老板的電話,可是話沒說完,就遭到了老板的拒絕:黃學軍說:“從法律的角度看,李敏可能是得不到法律的救濟了。可是從道義的角度講,她畢竟為你工作了這么久,一個弱女子到了這樣的地步,她的未來誰買單?請你好好想想!”第2天晚上8點半,黃學軍下班后匆匆到旅店看完李敏,又和庭長一起找到飯店老板,依然是苦口婆心。晚上11點,飯店老板最終說出了心里的話:“我的律師給我說了,本來這個案子依照法律可以維持原判,你們跟李敏一不沾親二不帶故,法槌一敲省了多少麻煩。可你們沒日沒夜地跑來跑去,不就是為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為了社會的和諧。黃法官,我賠3萬!”“一槌千鈞,法在人心”,法槌敲響的次數越多,黃學軍感覺身上的擔子就越重。這位有著水一樣柔情、鋼一般意志的女法官對人生不舍地追求就是,詮釋公平,匡扶正義,讓手中的法槌,永遠敲響正義之聲、和諧之音。(記者張嚴平、賴雨晨)
04年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