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 頁個案爭鳴 → 詳細內容
廣元:仲裁調解書造假案
來源/作者:    日期:2011-8-6

    情況反映人:毛洋,男,漢族,1958年6月15日出生,住址:四川省廣元市利州區金柜居委會519號,職業:私營工商業者,任廣元市川利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基本案由: 

    2009年12月,廣元市全力小額貸款公司總經理趙瓊找到廣元市川利實業集團董事長毛洋,說可以通過成都的朋友借到5000萬元的資金,不過資金利息、花費都很大,毛洋問趙瓊利息、花費要多少錢,趙瓊告訴毛洋,借款兩年時間要976萬元的利息和花費,趙瓊并說為了讓她朋友放款放心,須將976萬元以借款形式固定下來,毛洋同意了該意見。

    2009年12月30日,趙瓊將毛洋叫到廣元仲裁委員會李世林(趙瓊丈夫)辦公室,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書面借款本息合計970萬元的協議給毛洋簽字。協議約定:至2009年12月30日,毛洋向李鳳蓮借款本息合計9700692元,且已到期。毛洋承諾在2010年2月5日前歸還不少于200萬元,余款在同年3月30日前付清,出借人的名字是李鳳蓮(李鳳蓮是趙瓊的母親、廣元仲裁委員會主任李世林的岳母,毛洋當時不知道)。趙瓊強調這是借款5000萬元的必備文件,要求毛洋在借款協議上簽字。簽訂借款協議第二天,即2009年12月31日(注:這個時間距毛洋還款時間還差一個月,距合同約定還款期限還差三個月),廣元仲裁委員會即做出了(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在此期間,李鳳蓮、毛洋作為該仲裁調解書的雙方當事人均沒有向廣元仲裁委申請仲裁,廣元仲裁委沒有向李鳳蓮、毛洋發立案通知,沒有向毛洋送達仲裁申請書,沒有向毛洋告知仲裁程序開始,沒有通知毛洋、李鳳蓮挑選仲裁員,沒有通知開庭時間。仲裁庭庭審記錄所記開庭當日,雙方當事人均未出庭(李鳳蓮的詢問筆錄證明李風蓮未在借款協議上簽名,李風蓮不清楚申請仲裁和仲裁情況),仲裁庭書記員李琴的名字系虛構,廣元仲裁委并無此人,且虛構的書記員也未到庭。仲裁員黃曉艷自己撰寫了調解筆錄和仲裁調解書,該調解書合同約定的借款本息合計9700692元,認定毛洋欠李風蓮借款本金9700692元。可見此仲裁調解書完全是虛構的。

    2010年1月3日下午,趙瓊將調解書和調解筆錄以及送達通知書拿到廣元市東壩廊橋咖啡屋201雅間,讓毛洋簽字,毛洋不懂仲裁法的規定,不知道趙瓊后來會以假當真,向其主張970萬元之債權,誤認為是趙瓊幫助聯系借款5000萬元的必備文件,故在調解紀錄和調解書送達通知書上簽了名字。
2010年4月9日,趙瓊持虛假的仲裁調解書申請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該調解書。

    當天,毛洋收到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2010)廣執字第24號執行通知書,要求毛洋執行廣元仲裁委(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歸還該調解書認定欠李鳳蓮的970余萬元借款。

    毛洋遂向法院申請執行異議,執行異議稱:2010年3月1日,毛洋曾向法院提出撤銷廣元仲裁委員會(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未能得到受理。李風蓮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仲裁調解書是依據虛假事實、違反法定程序做出的:第一,毛洋與李風蓮沒有發生調解書所說的債權債務關系,毛洋簽訂借款協議是為了借用趙瓊口頭承諾的5000萬元,雙方并無出借和收到970萬元的事實。2009年12月30日,毛洋到廣元仲裁委員會主任李世林辦公室在趙瓊事前準備的借款協議上簽字,第二天廣元仲裁委員會即做出了調解書,調解書所涉970萬元借款不是事實;第二,仲裁調解書的產生違反了仲裁法關于仲裁庭組成和仲裁員回避的原則。仲裁委主任李世林不向當事人告知自己與另一方當事人趙瓊是夫妻,是虛假借款協議出借人李風蓮的女婿,李世林沒有回避本案,反而指定律師黃曉艷擔任本案仲裁員。仲裁員黃曉艷沒有開庭,沒有聽取當事人陳述案情和相互質證,三天后趙瓊讓異議人毛洋在虛構的仲裁紀錄上補簽名和簽收調解書,這些做法違反仲裁法第五十八條等規定(注:毛洋當時不知道,當事人李鳳蓮沒有向法院申請執行仲裁調解書,而是案外人趙瓊申請的)。

    2010年4月29日,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駁回了毛洋關于不予執行廣元仲裁委員會(2009)廣仲調第41號調解書的申請。

    2010年4月12日法院查封了毛洋所有的價值6000余萬元的東城綜合市場一、二期房屋、附屬設施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并于2011年1月以2400萬元的低價進行了公開拍賣。

    一、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書意見

    2010年8月20日,四川省廣元市人民檢察院就毛洋不服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向該院提起的申訴案,向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了《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書》(廣檢建(2010)4號),該檢察建議書指出: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存在違反程序法、認定事實錯誤、執行缺乏依據的問題,特建議該法院采取有效措施及時予以糾正,以維護法律的公正性。

    (一)檢察建議書指明了趙瓊與黃曉艷涉嫌違法制作虛假仲裁調解書的事實

    1、2009年12月30日,與毛洋簽訂借款合同的人是趙瓊,而不是李風蓮。趙瓊稱是她本人在協議上簽字,其母親李風蓮加蓋了指紋,但毛洋所持的借款合同原件證實,毛洋與趙瓊簽訂合同只有簽名,沒有蓋指印。

    2、李風蓮不知道簽訂合同的當天向廣元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事,李鳳蓮沒有申請仲裁,也沒有委托他人代為申請仲裁,仲裁的實際申請人是趙瓊。因李風蓮、毛洋均證實沒有人通知他們到庭,也沒有參加仲裁庭的庭審,廣元仲裁委員會的調解筆錄注明李風蓮、毛洋均到庭參加調解與事實相悖。李風蓮的仲裁調解書系趙瓊簽收。

    3、2010年3月1日,毛洋與李鳳蓮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是毛洋與趙瓊簽字訂約,不是毛洋與李鳳蓮簽字訂約。

    4、2010年1月1日,毛洋向李風蓮支付現金20萬元,是趙瓊出具收條收取,不是李風蓮收取。

    5、李鳳蓮本人沒有簽收仲裁調解書,依《仲裁法》的規定,該仲裁書尚未發生法律效力。

    6、李風蓮至今沒有提出執行申請。2010年4月9日,向廣元市中院提出執行(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的實際申請人是趙瓊。

    (二)檢察建議書指明了廣元中院執行裁定存在的錯誤

    檢察建議書認為廣元市中院(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存在如下問題:

    1、違反程序法。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當事人、利害關系人對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之日十日內起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而(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卻明確告知當事人“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從而剝奪了當事人申請復議的權利,此系違反程序法之一。2010年3月1日,毛洋向廣元市中院申請撤銷廣元仲裁委員會(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并向該院繳納案件受理費400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二條的規定,該院應當在七日內進行審查,認為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在七日內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對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訴。在本案中,廣元市中院卻在時隔一個多月后即同年4月9日,才以“不予受理通知書”通知申請人不予受理,即違反了訴訟法關于時限的規定,還剝奪了當事人毛洋的上訴權,此系違反程序法之二。

    2、認定事實錯誤。本案所涉的970.692萬元債權,趙瓊已轉讓到其母親李鳳蓮名下,那么該債權的處分權就應該由李鳳蓮行使。但是,借款合同簽訂至今,李鳳蓮從未向廣元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權利人沒有向仲裁機構提出仲裁申請,仲裁卷中也沒有李鳳蓮出具的委托他人代理授權委托書,仲裁機構啟動仲裁程序于法無據。況且,李鳳蓮、毛洋均證實沒有人通知他們到庭,更沒有參加仲裁庭的庭審。因此,(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認定仲裁程序并無違法情形的事實無證據證實。

    3、執行缺乏證據。①《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六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執行仲裁機構的裁決應當由權利人申請,而本案權利人李鳳蓮從未向廣元市中院提出執行申請,法院啟動執行程序明顯缺乏法律依據。②廣元仲裁委員會(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是在沒有權利人李鳳蓮申請仲裁,且未經開庭審理下做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五十二條第二款明確規定“調解書經雙方當事人簽收后,即發生法律效力”,而李鳳蓮至今未簽收該仲裁調解書,也就是說到現在為止,該仲裁調解書未發生法律效力。據以執行的文書未生效,廣元市中院的執行明顯缺乏事實依據。

    建議書最后認為:廣元市中院(2010)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違反程序法,且認定事實錯誤,同時缺乏依據,特建議該法院采取有效措施及時予以糾正,以維護法律的公正性。

    二、民事訴訟法學的專家認為涉案的(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和支持該調解書的廣元市中院(2010)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違反了國家的仲裁法和民事訴訟法,當事人依法提出異議后,人民法院都應當依法糾正,而不應當再予執行。

    (一)廣元仲裁委(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違反仲裁法,應當依法撤銷

    《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當事人申請仲裁,應當向仲裁委員會遞交仲裁協議,仲裁申請書及副本;該法第二十四條規定,仲裁委員會收到仲裁申請書之日起五日內,認為符合受理條件的,應當受理,并通知當事人;該法第二十五條規定,仲裁委員會受理仲裁申請后,應當在仲裁規則規定的期限內,將仲裁規則和仲裁員名冊送達申請人,并將仲裁申請書副本和仲裁規則、仲裁員名冊送達被申請人;該法三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約定由一名仲裁員成立仲裁庭的,應當由當事人共同選定或共同委托仲裁委員會指定的仲裁員。該法第三十三條規定,仲裁庭組成后,仲裁委員會應當將仲裁庭組成情況書面通知當事人。本案中,仲裁調解書所涉借款協議的出借人、即權利人李鳳蓮沒有申請仲裁,沒有遞交仲裁申請書,李鳳蓮和毛洋沒有共同選定及也沒有委托廣元仲裁委主任指定獨任仲裁員,仲裁法規定的申請、受理、送達、告知及選任或委托遴選仲裁員的程序均未進行。涉案的調解書實為廣元仲裁委員會仲裁員黃曉艷私自制作,其做法違反了仲裁法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三十一條第二款、第三十三條的規定。

    (二)涉案的第41號調解書尚未生效

    仲裁法第五十二條第二款規定,調解書經雙方當事人簽收后,即發生法律效力。廣元市檢察院查明:涉案調解書的當事人李鳳蓮沒有簽收該仲裁調解書,依法律規定,該仲裁調解書不具備法定生效條件,尚未發生法律效力,不具備執行效力。

(三)廣元仲裁委員會的涉案調解書嚴重違法,應由人民法院予以糾正

    廣東工商學院法學院民事訴訟法教授張晉紅、清華大學法學院民事訴訟法教授張衛平、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民事訴訟法教授劉榮軍認為,廣元仲裁委員會(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應由人民法院予以糾正。其主要理由是:

    第一,趙瓊啟動的毛洋與李鳳蓮仲裁案是嚴重的仲裁造假案。

    其一,該案所謂的債權人李鳳蓮被他人冒用名義,其對債權債務不知情,沒有申請仲裁,沒有委托他人代理參加仲裁,對仲裁不知情。

    其二,該仲裁案系由趙瓊無正當理由發起,仲裁依據的借款協議未發生糾紛,仲裁缺失爭議事實和真實性。趙瓊假冒李鳳蓮名義申請仲裁的時間是2009年12月30日(簽訂借款合同的當日),李鳳蓮的所謂借款并未到期,雙方尚無任何爭議,趙瓊申請的仲裁缺失事實依據。趙瓊急于仲裁的目的是想借仲裁為手段盡快獲得具有執行效力的法律文書,使一般的借款合同演變為民事執行的依據,這實質是利用家人掌握的公權力濫用仲裁制度。

    其三,趙瓊在仲裁案中的所有行為均無“被申請人”李鳳蓮的授權委托,其啟動和參加仲裁活動的行為違法。

    其四,趙瓊未經“被簽名申請人”李鳳蓮授權,而以李鳳蓮的名義制造的仲裁案屬于違法行為。

    第二,廣元仲裁委員會制作(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構成程序違法,且涉嫌與趙瓊惡意串通共同進行仲裁造假:

    其一,廣元仲裁委員會受理本案的仲裁申請屬于程序違法。

    其二,廣元仲裁委允許非權利人趙瓊參加本案的仲裁調解并達成調解協議屬于程序違法。

     第三,本案不應適用獨任庭,獨任仲裁員的指定有違公正原則。

    其一,該偽造仲裁案不應適用仲裁獨任制。該仲裁案標的額高達970多萬元,即便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中心城市,該標的額仲裁案也不適用獨任庭,除非當事人雙方選擇獨任庭,否則該案應當適用合議庭。

    其二,廣元仲裁委主任李世林為妻子趙瓊、岳母李鳳蓮指定獨立仲裁員違背法定的公平原則。《仲裁法》規定,當事人未選定獨任仲裁員的,應當由仲裁委主任指定,李世林是該案操縱者趙瓊的丈夫,被簽名申請人李鳳蓮的女婿,與本案具有明顯的利害關系,李世林不應行使指定仲裁員的權力,而應自行回避。李世林不選擇回避,而為妻子指定獨任仲裁員,不僅缺失起碼的法律理性,而且顯失公平。

    第四,本仲裁案未依法定程序進行,構成程序違法。

    《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書》查明廣元仲裁委員會違反《仲裁法》和《廣元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程序的做法,集中表現為七個“沒有”:一是沒有依法向申請人李鳳蓮和毛洋送達申請書副本和舉證通知書;二是沒有向李鳳蓮和毛洋送達《廣元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和仲裁員名冊,也沒有向李鳳蓮和毛洋告知其選擇仲裁員的權利和時間;三是沒有告知毛洋有提交答辯狀的權利和期間;四是沒有向李鳳蓮和毛洋送達仲裁庭組成情況的書面通知;五是沒有向李鳳蓮和毛洋送達仲裁開庭的通知;六是沒有開庭審理仲裁案;七是沒有李鳳蓮給趙瓊的授權委托,仲裁庭允許趙瓊以李鳳蓮的名義參與仲裁調解和假冒李鳳蓮的名義簽收仲裁調解書等仲裁文件。廣元仲裁委員會和本案的仲裁庭的行為,違反了《仲裁法》第24、25、33、41條之規定及《廣元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第11、15、19、27條之規定。

    (四)故意違法制作仲裁調解書可能涉嫌觸犯刑法規范

    有關專家認為,盡管仲裁不是司法機關的審判活動,但仲裁亦不是當事人的自由活動或純民間的自發調解活動,而是法定民間組織適用法律、處理民事糾紛的準司法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對仲裁的約定、仲裁的申請與受理、仲裁庭的組成、仲裁員的選擇、仲裁庭的開庭與裁決均有嚴格的程序性規定。仲裁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和仲裁案件當事人均無權違反仲裁法,如有意違反仲裁法、違反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決,則有可能觸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構成枉法仲裁罪。

    如果將仲裁裁決書或仲裁調解書看成是當事人財產權利的證明文件,則當事人或仲裁委工作人員違反仲裁法,背離仲裁程序,利用仲裁委員會的工作便利,私自制作仲裁調解書,以助一方當事人牟取私利,則涉嫌觸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有可能構成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

    產生廣元仲裁委(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的行為與活動有諸多違法之處,在當事人提出異議后,有關部門徹底查明之前,人民法院不應當再違反民事訴訟法的規定,裁定支持執行該仲裁調解書。

    (五)廣元市中院(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多處違反法律規定

    1、公然違反民事訴訟法、非法剝奪當事人的上訴或復議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當事人利害關系人對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2010)廣執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第2頁最后一行的判詞稱: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此判詞一是沒有法律依據,二是直接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三是非法剝奪了當事人的復議權。

    2、認定事實沒有依據。(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第2頁第1段第3行稱:故仲裁程序并無違法情形。但經檢察機關調查:李鳳蓮是本案所涉970萬元的債權人,享有該債權的處分權,但李鳳蓮從未向廣元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仲裁卷內沒有李鳳蓮出具委托他人代理的授權委托書,當事人毛洋、李鳳蓮均證實沒有人通知他們到庭參加仲裁庭審活動,仲裁機構無因啟動仲裁程序于法無據,私自制作調解書違反仲裁法,裁定書認為涉案調解書的仲裁程序并無違法情形一是不能解釋無人申請仲裁、無人到庭參加庭審的情形,二是缺失證明仲裁活動依法進行的證據。

    3、執行仲裁調解書沒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民訴法》規定,人民法院執行仲裁機構的裁決應當由權利人申請,即執行程序須由當事人申請啟動。而涉案仲裁調解書的李鳳蓮從未向廣元市中院提出仲裁申請執行,廣元市中院沒有權利人的申請,即啟動執行程序,主動執行涉案仲裁調解書違反了民事訴訟法和仲裁法關于執行的規定。

    三、毛洋多次向廣元市公安局舉報趙瓊等人的犯罪事實

    1、如前所述,趙瓊串通丈夫李仕林、虛構其母李鳳蓮系成都投資大老板的名義簽訂假《借款合同》,利用仲裁委員會的公權,搞虛假仲裁調解書,騙取法院執行,非法牟取我公司財產的犯罪事實。毛洋已多次舉報,但至今無果。2010年1月7日,趙瓊還向毛洋收取了20萬元的活動費,說是組織5000萬元的必須費用,毛洋公司支付了這20萬元。

    2、非法放高利貸。2008年11月,毛洋的廣元市新程實業有限公司向趙瓊借款600萬元,趙提出月利10%的高利,并要10萬元的資金組織費,因當時公司急需資金周轉,毛洋同意了趙瓊的要求,先給趙瓊出具了670萬元的借據,但實際收款580萬元,同年12月開始歸還,至2009年12月共向趙瓊償還本息1077.22萬元,其中支付高利息497.22萬元。

    3、非法經營地下錢莊,偷漏國家稅款。趙瓊自成立小額貸款公司以來,將公司資金體外循環,高息集資,以每月幾分或一角的利息,非法經營數額達3億元高利貸,非法獲利八千萬元以上,已涉嫌偷漏國家稅款的問題。并且其中涉及廣元市政法干警、國家公務員參與共同非法謀利多達200余人。

    5月14日法制日報《法制周末》報道過此案。

    幾點請求:

    一、督促有關檢察機關依法抗訴徹底糾正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違法作出的(2010)廣執異字第1號執行裁定書,終止執行(2009)廣仲調字第41號調解書;徹底追查涉案人員的刑事責任。

     二、督促有關機關立案偵查趙瓊伙同其夫李世林、其母李鳳蓮,以及涉案律師共同詐騙我公司財產970.629萬元的犯罪事實;偵查趙瓊向我公司放高利貸款(2008年11月)580萬元,(從2008年12月至2009年11月)共收本息1077.22萬元,高利息479.22萬元,涉嫌高利轉貸、非法組織存款、洗錢的犯罪事實。

    懇請領導能督促有關方面盡快立案查處此案,為民平冤。

    此致

 


                                                                         情況反映人:毛洋
                                                                         2011年7月12日


04年福彩3d走势图